今日部分成員一起參加了沈大哥公祭
也見到沈大哥的家人
了解了一些他過往的生命故事.....

正如 周志文 所言
先暫擱這種負面想法吧!
至少現在繼續跟算障團夥伴走下去,
可以讓我這種悲憤心情化成行動!
讓底層障礙者減少做出憾事的機會,
是我要努力,也是需要大家一起來努力的!!

 
周志文

沈大哥的公祭前夕

明天(5/1)是沈大哥公祭。事發迄今近兩個月,沈大哥在世的大體也要完成火化喪禮了。這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真讓我又開心又難過。

經歷沈大哥後續過程裡,我才了解台北市對於「有子女和無子女的獨居者」往生者大體,社會局的處理機制。假如是獨居且無子女的市民萬一往生,社會局和警察局會直接介入後事處理,但若有子女就會先通報家人,等家人出面或等公告(大概5個月)後依舊無人出面處理,社會局才能介入處理。

如此一來,沈大哥大體至少要冰存了6個月以上,想到這裡就好難過。所幸,沈大哥可以少冰幾個月,我也替他感到高興。

回想頭七那日我們請了法師幫忙做法事,將其魂魄引渡到沈大哥信仰的梵天層去。我聽說,三七靈魂會再度甦醒,那日我也特別為其誦了經典。七七的前一天也順利把沈大哥在家屋的遺物整理打包,共清掉了4小包2大包的垃圾袋和5個紙箱的東西。趕上俗稱滿七的來臨。這冥冥之中,沈大哥的靈魂也就能離開人世。

那段日子,被安置在劍潭青年活動中心的我,除了積極找尋房子,也跑去登記台北市前一陣開放的五處社會住宅抽籤,身體雖然累,但心裡卻一直思考沈大哥的遺物跟遺體該怎麼處理?我只要想到沈大哥大體還在殯儀館的冰庫裡,心裡就難過起來。由於當時根本聯絡不上他的家屬。加上,我們得跟脊損協會將沈大哥住的房間復原,但卡在誰有權收拾整理沈大哥遺物的問題,而停滯無法往前。

後來和負責的社福單位通力合作,才拿到沈大哥家屬的委託書,這樣我們也就能著手處理沈大哥遺物。而他的大體也可以少冰存幾個月。

經過側面得知,沈大哥有2個兒子,一個在12歲時夭折,一個是3歲後就沒見過沈大哥的面了。那段時間他們家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們至今無從得知,沈大哥的兒子恐怕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一些,而選擇不與我們大家聯絡。

聽到這裡,我跟算障團夥伴都很掙扎,沈大哥造成的後續問題到底誰該負責?是那位從3歲之後就沒見過父親一面的兒子?還是熱心協助沈大哥的脊損協會及算障團要面對?或是把房子租給障礙者的房東?

我知道沈大哥的逆境是社會底層障礙者的共同遭遇,是應該整個社會一起面對解決。但這種事情光喊是可以改變的嗎?想到之前沈大哥坐著手推輪椅拉著我的電動輪椅一起到處去看房子,一起被房東拒絕的情景,我還真不知道障礙者居住社區的人權,究竟要到哪一天才能實現?

5月10日是北市五處社會住宅公佈評點積分的日子,社會住宅開放的數量這麼少,租金這麼貴,房屋又無通用設計,我就算分配到了房子,真能住得進去嗎?會不會又重演2015年我們算障團抗議聯開宅作為公宅政策跳票的悲劇?

唉,就先暫擱這種負面想法吧!至少我現在知道繼續跟算障團夥伴走下去,可以讓我這種悲憤心情化成行動!讓底層障礙者減少做出憾事的機會,是我要努力,也是需要大家一起來努力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bnormal 的頭像
abnormal

人民老大運動--異人算障團

abnorm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