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為何殘障的是我,不是別人?」,這應該是很多障礙者會問的一個問題吧?你會如何回答?是命,是因果業報?是意外?是父母沒照顧好?

2018-4-23翻轉歧境-3_180425_0025.jpg

 

「比較」也就伴隨而來,「為何姊姊哥哥弟弟妹妹都不是障礙,只有我?」「為何比我年輕的人都可以當社工去幫助別人,我為何不行?」。這種比較的念頭應該不只障礙者有吧?

想起以前有人曾說,有兩種千萬不要相信,那就「比較」和「計較」。

 

2.這個大哉問跟「歧視」有何關係?如果障礙者能接受自身的障礙,是不是比較不偏激,也就不會常常「小題大作」,如,健常人對動作慢的障礙者說慢慢來,可能會讓障礙者感到自卑難過;但若健常人對動作慢的障礙者說我幫你好了,可能也會讓障礙者不高興。這樣健常人不就動輒得咎

所以當障礙者接受或不接受自身障礙有一個立場後,健常人可能比較會覺得好相處吧(健常人的OS)

2018-4-23翻轉歧境-3_180425_0004.jpg

3.障礙者會不會在「請給我跟一般健常人的權力」與「請不要要求我跟一般健常人盡一樣的義務」間遊走?健常人要如何辨別當障礙者做不到某些要求時,是障礙者真做不到,還是障礙者不想做?2018-4-23翻轉歧境-3_180425_0016.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bnormal 的頭像
abnormal

人民老大運動--異人算障團

abnorm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