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9直播
此為這一系列的最後一次直播

20181030_181030_0001.jpg

 

談的是今年年底投票會遭遇的問題
如:
障礙不必然只有障礙者才有:例如投票時,最大的障礙其實是距離與時間,而在其他的議題中,障礙可能是其他東西。隨著背景脈絡的不同,每個人都可能成為需要被協助的障礙者

雖然目前投票處經過障礙團體呼籲,大部分已是無障礙,但還是有些小地方的障礙會讓重障者無法順利投票。
因此呼籲重障者,若您11/24當天無法順利行使投票權時,務必要拍照檢舉!!

課堂上也討論,為何障礙人口數雖然已達百萬人口(若扣除掉未達20歲之障礙人口,以及植物人等無法清楚表達個人意識之障礙者,至少有60幾萬人吧?),在選票上無法推出能代表障礙族群的民意代表?
這解答是:
1.目前選舉除了原住民以山地或平地,作為全國區域,選民則為全國原住民為對象外,其餘都是地區別。且是立委與市議員選區會不同。
如,你住在台南新營,立委選舉你就屬於臺南市第一選舉區,選市議員時,你是隸屬於第二選區(鹽水.新營.柳營區)。
這會影響你對各級民意代表的認識。最重要的是,障礙者就被分散了

2.當然是障礙團體與障礙者彼此都會有各自的政治利益盤算,無法對於凝聚共識,以團體壓力讓民意代表重視。

3.障礙者對於自身利益要如何以政治力量展現,也尚在探索中。因為很多障礙者只想先滿足小我利益,而忘了長期大我的需求...

總之,好好思考你跟政治關係,並付諸行動!!才是最重要的。

20181030_181030_0006.jpg

播出文稿:
[直播劇本擬稿]
介:為了準備讀書會第四次的直播內容,馬蓋、依璇、雅婷三人圍著一張桌子聊天發想,聊著聊著便談到了這次選舉的公投議題。

(三人坐定)。
(燈光亮)。

馬:(抱怨的語氣)聽說今年的選舉要拿十幾張票耶,感覺真麻煩。
婷:對啊,今年有十個公投案件,可以有這麼多議題讓人們一起表決感覺還不錯呢。
馬:怎麼會不錯?有些議題很理所當然,根本不需要討論吧。
璇:(耐心詢問的語氣)哪些議題你會覺得不需要討論呢?
馬:(覺得可以發表意見所以顯得開心)像是第八案的停建深澳電廠,跟第十六案的以核養綠,就是一定要做的事情啊,還有甚麼好表決的。
婷:為什麼一定要做?
馬:你看喔,深澳發電廠是燒煤的,一定會造成很嚴重的空汙,啊台灣現在空汙已經很嚴重了,天天都馬紫爆,再蓋深澳電廠,那不就要跟對岸競爭抗激光武器防具的領導地位了。

(馬蓋自以為幽默的笑了幾聲。)
(頓。)

璇:但深澳電廠的發電機組跟空汙處理技術都相當是相當先進的……。
馬:(打斷依璇的話)政府說的吼?政府都在講幹話啦。之前新聞報導說那個白色衣服出去一天就變成黑色的有沒有,再怎麼先進都一樣啦。

(頓。)

馬:啊現在台灣又常常缺電,所以核電一定要繼續用才行,不然像之前815大停電如果三天兩頭就發生,老百姓的生活是要怎麼過下去?
婷:(小聲)可是815大停電是因為機組跳電,不是發電量不夠……。
璇:好吧,那核廢料要放在哪呢?核電廠要繼續用的話,又要用多久?
馬:政府會處理好的啦!重點是核電一定要繼續用,其他不用想那麼多啦。
(頓。)
馬:不過如果政府把核廢料放我家旁邊,我一定跟它抗爭到底。

(馬蓋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依璇無奈的搖了搖頭,雅婷則對馬蓋自相矛盾的話感到不可理喻而翻了一個巴洛克式的華麗白眼。)
(小小沉默一陣。)

馬:(覺得意猶未盡的繼續說)然後我覺得那個同婚案跟同志教育,也沒甚麼好討論的啊。
婷:(會錯意所以顯得興奮)你也覺得吼!我也覺得應該要過啊!
馬:對啊!怎麼可以讓男生跟男生結婚呢?那多噁心啊!
馬:而且,怎麼可以做同志教育呢?要是我以後有小孩,因為同志教育變成同性戀的話,我要怎麼辦!

(雅婷因為剛剛誤以為馬蓋是支持同性婚姻合法所以小小驚訝了一下,然後隨即又翻了一次白眼。)
(頓。)

璇:咳,首先要先澄清一下,這次公投的內容,並不是同志教育,而是性別平等教育,也就是教導孩子認識與尊重各種性傾向、性別認同與性別氣質。
馬:一樣的嘛!這種不適齡的教育,如果小二小孩的兒子回來說「把拔,我想要變成女生」,或者是「把拔,今天課本上面介紹了男生女生的多P耶」,這樣我要麼教小孩?!
婷:(小聲,有點生氣的語氣)啊不會教小孩就不要生啊。
璇:(然仍保持著耐心)性別平等教育是讓孩子可以更多元的認識這個世界以及自己,有了性別平等教育,孩子們就可以完整發展自己的性別認同,也可以不用擔心受到其他孩子的霸凌,這樣我們就可以讓2000年的葉永鋕事件不再重演了。
馬:(點頭表示同意)我也覺得避免霸凌很重要,但是現在的性平教育就是在教小孩變同志、變性、玩多P……
婷:(打斷馬蓋,忍耐怒氣的語氣)就說了現在的性別平等教育是教小孩怎麼去尊重其他小孩對自己的看法,並沒有教小孩玩甚麼多P!
馬:那是你被同志團體騙了啦!新聞都有寫吼,現在的性別教育根本就是同志教育、性放縱教育,都教小孩怎麼亂搞的啦。

(雅婷忍耐不住,站起來想大聲斥責馬蓋都只聽新聞亂講而不好好研究。)

(此時志文與嘉梁駕著他們的電動車從旁邊經過。)

志:嗨,你們在這邊聊甚麼啊?
馬:(開心的樣子)嘿志文、嘿嘉梁,我們在聊下個月選舉的事情啊,這次選舉有十幾張票要拿呢。
馬:(頓)對了,你們會去投票嗎?
志:我覺得婚姻平權是個重要的議題,是台灣性別觀念往前進的重要里程碑,所以我很想去投票。
馬:(表現出有點失望的樣子)喔……,總而言之,你會去投票嗎?
志:(沉默一下)不會,我們投票的區公所在圈票處前面有個小階梯,我上不去,根本沒辦法投。(表現出無奈的樣子)
馬:(隱藏高興的樣子)那嘉梁你會去嗎?
嘉:我家附近的投票處無障礙,所以我會去投票
(馬蓋露出聽不懂的樣子,志文立刻幫忙翻譯。)
我想要請選務人員幫在選票上寫:民主是否已淪為 “召喚一群投票魁儡” 的過程了呢?可不可以?
馬:不要啦,這樣選務人員會很麻煩。再說你那張就成廢票了
嘉:這是我的言論自由。
(露出失望的樣子)好吧,哪真是可惜了……。
(頓,馬蓋看向雅婷和依璇)

馬:(有點小心翼翼的樣子)那雅婷跟依璇你們會去投票嗎?
婷:我無法,我的戶籍地在台南,可是我禮拜六早上還得在台北上班,根本趕不回去投票。
婷:(頓)我女兒的性別氣質篇比較陽剛,在學校常常被其他男同學嘲笑,所以我很希望可以通過投票告訴大家,性平教育很重要這件事。
璇:我也不會。我家裡人對政治非常反感,以前只要我說我要去投票,就會被他們罵,所以現在為了避免吵架,我也乾脆不投票了。
婷:有時覺得很討厭,明明對議題很有想法,投票日卻往往無法去投票。
璇:對啊,就覺得很重要,但就是家人這一關過不去,結果就是沒辦法表達意見。
志:(接話)或者是到了現場,才發現場地設計不良,或是人員不足,無法投票。

(三人頓了一下,看向馬蓋。)

璇:馬蓋你一定會去投票吧?
馬:當然!我又沒有障礙或工作的問題,家裡也一直同意就是要反對同性婚姻。
馬:(頓)所以我會去投票,因為我是個實際的行動派,才不像你們是一群只會抱怨,從來都不站出來表態的魯蛇。

(燈光暗。)
(換場)
(談創作理念)

理念: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見,對於議題都有自己想表達的想法,然而在現在的社會上,當議題進入到表決的程度時,卻會遇到許多限制。通過這齣戲的表達,希望讓大家看到的議題有以下幾點:

1.障礙不必然只有障礙者才有:例如投票時,最大的障礙其實是距離與時間,而在其他的議題中,障礙可能是其他東西。隨著背景脈絡的不同,每個人都可能成為需要被協助的障礙者

2.鼓勵投票:儘管投票的門檻不少,然而現在協助降低門檻的法規也變多了,所以如果對議題的想法、希望對社會有影響,出門投票吧!

3.表決很重要,但表決的結果不代表一切:在劇中我們可以看到,有些人會因為一些不可歸責於己的原因無法投票,因此任何投票的結果,都有一定的偏差,不代表整體民意的真實結果(例如,全國的身心障礙人士有一百一十六萬,但實際有投票的人數可能不到五成),而若將這樣的偏差當成真實世界的反應,就會使得「難以投票表達自己聲音」的人,所身處的環境越來越不利。

4.檢討「只靠新聞接收資訊」的模式:在劇本中,我們可以看到馬蓋這個角色,都用新聞媒體上取得的資訊。然而媒體因為收視率、話題性的追求,往往需要片面的、煽動的討論方式,因此只聽新聞的資訊而不自己多加搜尋,結果可能被欺騙了都不知道。

https://www.facebook.com/111434035581702/videos/57800572932378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bnormal 的頭像
abnormal

人民老大運動--異人算障團

abnorm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