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2直播
各位會發現扮演四號脊損者演員真是演很大!!
希望各位舞台劇團可以來挖腳喔~~

https://www.facebook.com/111434035581702/videos/187182418829239/

補上台詞:

第一幕身障者生死鬥

燈暗,隱約可見場上有四個人,胸口皆貼名牌,寫著名字及障礙類別,從鏡頭看去,由左而右是小麻、肌萎、腦麻、脊損。

考官:社會上有各式各樣的人。有的高,有的矮,有的胖,有的瘦,有的人身心健全手腳正常,有的人生了病而功能不佳。這些身體能力不夠好的人,集中到國家經營的超大型機構居住,節省支出、管理方便、統一訓練。有的人是後天住進來的,有的則是從出生開始,就不曾離開過。

(燈亮)

考官:成年的身障者,每年都有被隨機挑選、參加測驗的機會,只要能證明自己的能力與潛力,優勝者將有機會和直立人共同生活!可能可以獨立住在社區裡,可能可以念一樣的學校,可能可以做一樣的工作,更可能交到直立人的男女朋友,和他共渡美好的未來。(頓)現在,第七十八屆身障者自立自強殘而不廢測驗,即將開始!

現在請參賽者自我介紹:

小麻:我是一號李燕。我是小兒麻痺症患者,左腳不良於行,但我雙手有力,能做很多事
肌萎:我是二號周志文。我是肌肉萎縮症,就是全身不能動,最後會跟漸凍人一樣癱瘓在床。可是我非常努力聽話。
腦麻:大家好,我是孫嘉梁,我是一位腦麻患者。腦麻最大的特徵就是無法控制全身的張力,所以甚麼事都可以做但都做不好。我嚮往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我想離開機構。
脊損:大家好,我是雅婷。我跟他們不一樣,我是車禍導致我的脊柱受傷,我是從直立人社會不小心落入你們這裡,這一次我一定會把握機會,重返直立人社會。

考官:第一題,生活自理,獨自進食。

(工作人員進場,逐一發放杯麵、筷子。小麻不發一語,埋頭進食。)

肌萎:(對工作人員)不好意思,我有申請特殊輔具,需要一支很輕的湯匙或叉子,不能用筷子吃。
腦麻:(對工作人員)我也有申請叉子。
工人:(對腦麻)什麼?
腦麻:我也有申請叉子。
工人:你有叉子可以借他嗎?ㄆ
腦麻:我也有申請叉子。
脊損:他說他也有申請叉子啦!
工人:抱歉!馬上拿來。(離場)
小麻:(奮力舉手)吃完了!

考官:獨自完成,一分。率先完成,追加一分。沒有把食物掉得到處都是,再加一分。

肌萎:(接過叉子)不公平!是你們沒有準備輔具,拖到我的時間!
腦麻:(同時)對!不公平!不應該這樣!
脊損:(大喊)我也吃完了!

肌萎&腦麻: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考官:你們還想考試嗎?

肌萎:要。
腦麻:要。

考官:好。第二題,你都如何請直立人幫忙?

小麻:因為大家都希望我們殘障者能殘而不廢,所以我所有的事情都自己來,我自立自強。

肌萎:我的策略就是裝可憐。我已經一整天沒有水喝了,好心人可以給我倒一杯水?我會滿足一般人良心,讓他們可以有積功德的機會。

腦麻:我很帥,請幫我。(默默舉起一張紙卡,上頭寫著,帥。)

脊損:雖然說我也很漂亮,但我要告訴嘉樑,靠臉是沒有甚麼用的(拿出四千元),對不起,這裡有四千元,有誰要為我送上一杯水呢?
(工作人員趕緊拿一杯加有檸檬片的水出來給脊損)
脊損:這世界是有錢有勢才是最重要的好嗎?

考官:四千元買一杯檸檬水,真的價值不斐啊。好第二題雅婷獲勝!!

考官:第三題,回到直立人社會後,你到底有那些強項?

小麻:我很自律。不論下大雨颳大風,或是地震,我一定都可以準時打卡上班。

肌萎:我非常他律,只要你叫我往東我絕不往西,順從到底。

腦麻:我是沒有甚麼特殊才藝啦,我只是自己兩歲會看時鐘,四歲背九九乘法,對數字非常敏感,如果放出去好好受教育搞不好是個數學博士。

脊損:大家可以看到我長得很漂亮,若讓我重返直立人社會,我會努力保養我自己,讓我的膚質保持Q彈緊緻,身材也維持良好,讓直立人看到都會喜歡我也想幫我,我會努力讓直立人歐爸娶我的!!

第二幕溝通版輔具
孫嘉梁想起了在美國唸書時,知道自己絕對無法用口語說英文與人溝通,所以製作了一張字母板,把要說的一句話裡的每個單字,一個字母一個字母拼給對方看,幾年經驗下來,這個方法對於臨時發生的溝通需求 還蠻有幫助的

第一景(回憶.............留學期間..........):
美國德州大學數學系 中午 剛入學的嘉梁(tony)在交誼廳用餐。這時 學姐emily走過來

emily: hello, tony! how’s everything going?
Tony: Fine, thank you.
Emily: Is everything settled down? Where do you live?
Tony: I live in UT apartment, Gateway complex,
Emily: You live in ???
這時 嘉梁的手緩緩伸進代步車前方的籃子裡 拿出一張加上了護貝 上面印著一個英文字母鍵盤的紙 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指著 
u t (emily跟著附誦u t)
a p t (emily跟著附誦a p………, apartment)
g a t e w a y (emily跟著說 gate…...way)
c o m p l e x (emily跟著說 complex)
Emily: I see. Gateway complex, in sixth street?
嘉梁面帶喜悅地點點頭

第二幕:
「溝通板」佔據鏡頭前
旁白: 一直以來,嘉梁認為自己的中文發音清晰度比英文好得多,因此回到台灣之後的前幾年,他完全忘記了在美國使用「溝通板」的經驗,直到經歷了幾次溝通上的挫折,他才承認即使在母語的環境裡,或許仍有需要使用溝通板的時候。

這天嘉梁在街上逛了很久,迷失了方向,忘了最近的捷運站怎麼走。
於是 他靠近了一位迎面而來的男性路人 輕聲說「先生 可以幫幫忙嗎」
這位路人環顧四周,看起來好像不知道這聲音是從哪裡來的,還說,恩是蚊子叫嗎?並沒有停下腳步。就這樣從他旁邊走過去了

嘉梁不放棄,這時他看到前方一家雜貨店,看起來有點年紀的老闆正坐在椅子上休息。嘉梁上前對著老闆說 「老闆,請問最近的捷運站怎麼走?」老闆臉上浮現出一種納悶中帶點憐憫的表情,無奈地搖搖頭,用台語說 「哩供啥我聽無勒。我沒錢給你啦」並揮手示意他離開

第三幕結語:
嘉粱:以上三個短劇都是根據我的真實經歷改編而成,不知道各位觀眾看完之後有什麼感想?
或許,最為「政治正確」的感想是,大家都不應該以貌取人 在面對口語障礙者時,都應該付出多一點耐心。

如果這是你的感想,那麼你可以繼續往下想,一個人會對什麼樣的人事物付出多一點耐心?

耐心意味著時間、時間可能代表著金錢。若您認為說到錢有點俗氣的話,時間至少也代表著體力與精神上的消耗,時下許多人寧願養寵物,寧願上網聊天玩遊戲,也不想與真實世界的人有太多互動

而對於帶有口語障礙的腦麻者而言,可能不方便寫字,也不方便在電子產品上輸入文字,與人互動所需要的時間因而比其他人多很多,在這種條件下,一個與我們素昧平生的人實在不太可能付出太多時間、體力和精神,與我們互動,因為這種緩慢的交流在這個注重速度的時代,既不有趣,似乎也不會有什麼實用價值

短劇中呈現我在美國的經驗與在台灣的處境,在客觀上並不是一個適當的對照,emily與我同為數學系的博士生,又被分派了「關心新生」的任務,和我之間的關係與台北街頭的隨機路人當然截然不同

但是主觀上,這兩個經驗的對照,會讓我覺得 一個美國人都願意等待一個帶有口語障礙的「外國人」,以這種土法煉鋼的方式 與他溝通 ,那麼在我的母語環境裡,為什麼這一套「必然會有進展」的溝通方式,在大部分的時候都難以奏效?

主觀上的心情與客觀上的分析之間的歧異,反映在如此日常的溝通需求上,或許是許多腦麻者都曾經的經歷。

對於類似的情境 我所選擇的「在心中莞爾一笑」 可能也不是最好的對應策略

若是帶有口語障礙的腦麻者,在成長階段的家庭環境與教育現場中,都因為既有刻板印象而受到旁人的忽視與拒絕,我們又怎麼可能期待這樣的腦麻兒,能夠長出足以應對社會生活的認知與行為能力?

這種現象必定又會加深「這樣的腦麻者都是白癡」的刻板印象。我認為這種惡性循環,才是對於腦麻者最不利的社會處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bnormal 的頭像
abnormal

人民老大運動--異人算障團

abnorm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