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第一次活動,現場有老中青三代的障礙者。

OS:看看這三代障礙者遭遇的歧視相同?若相同,是否代表這社會對於障礙者的刻板依舊?是否意味障礙者對於改變刻板形象的行動做得太少?還是可能群眾被形塑出 對立的局面,而有了與以往相似的排除動作?

 

2.年輕的障礙者先分享在國小階段,對於同學排斥她有一個觀察,是因自己太依賴。很多動作都要由身旁的同學幫忙完成,導致同學不想跟她在一起。

OS:這是障礙者本身行動困難的問題?還是家長對於障礙者教育態度導致?抑或是同學沒有被教導如何與不同樣態與行動速度的障礙者相處?

 

3.障礙者對於自身的障礙無法接受。希望自己能跟一般人一樣!

(現在很多年輕人都不想跟別人一樣耶。這真是個冷笑話)

有位腦麻者對於自己講話不清楚很自卑。現場詢問幾位好手好腳的健全者聽得懂他的說話?回答是有八、九成可以聽得懂。這位腦麻者聽了很高興。

OS:有些輕微的腦麻者講話,只要旁人肯靜下心聽,是可以聽懂的。至於說話嚴重不清楚的,的確對於習慣快速的社會大眾來說,是會不耐煩,不想聽(某位先生曾說,若今天腦麻者是國王或者是獨裁者時,你一定會聽懂他講的話)。當然也可能是讓聽的人覺得自己很遜,怎麼聽不懂?

 

有趣吧,歡迎下周來參加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bnormal 的頭像
abnormal

人民老大運動--異人算障團

abnorm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