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周志文(民陣- 算「障」團成員 )/李燕/民陣成員鍾君竺

 

看到美河市聯開宅,空屋閒置成蚊子館新聞, 心中怒氣直升。我就是在2015年6月份抽到美河市聯開宅,卻因租金太高而住不進去的弱勢者之一,而如今市政府情願讓美河市聯開宅變成一個蚊子館,也不願降低租金,讓弱勢者,如我這般重度障礙者能有一個遮風避雨的安身之地。這真讓人悲哀,對北市政府來說,我們弱勢者連蚊蟲都不如!


光是去年,為了北市政府的高租金聯開公宅,我們算障團總共行動了19次之多的抗議行動。可是市政府不接受我們的要求,明說因捷運基金自償要求,所以不能調價租金,暗著是怕此舉有打房價之嫌,因此拼命往開放承租戶的資格。也由於對於高租金問題完全不處理,才導致了許多空屋變成蚊子館。


明明這麼多的空屋,市政府卻跟建商拼命新建越來越多的屋子。他們建出來了的屋子卻又不往租金方面調降,這樣的惡性循環裡,人民拼命納稅建了新屋,可是,弱勢者卻無法承租,建商財團卻荷包賺飽飽。
身為台北市大家長的柯文哲市長,最近居然說,4年任內要先完成兩萬戶,我不認為可以蓋好,但只要動工就能達成目標…選前堅定地說,要實現居住正義。到現在說聯開宅當公宅政策是個「戰略錯誤」…我真對這些代表新希望的民意代表徹底失望!


也因此,看到蔡英文總統提出的社會住宅,也令我擔憂。因為蔡英文的社會住宅規劃,所謂運用「三支箭」——新建、包租代管、容積獎勵。白話一點就是因政府開了許多對建商有利的方案可以配合營造。這一樣沒有脫離讓建商穩賺不賠的概念。


我是這樣看待三支箭的:
「新建」,其實就是建一堆新房子讓建商有工程可以做,荷包賺飽飽。


「包租代管」,以二房東方式和民間租屋。但我猜測會以目前公共住宅的出租價「市價八五折」出租給人民,窮人或如我這樣重障者應該依然租不起。


「容積獎勵」,我看不管是政府或私人只要跟財團合作,財團都可以輕鬆得到最大利益。如:和政府合作將公有土地投入聯合開發宅,美河市便是最經典例子,徵收土地後,蓋了14棟住宅大樓,政府卻只分到1棟,其他都是建商拿走;和私人合作就是,原本原住戶是在一棟四層樓在這地方擁有1/4的土地所有權,當建商把這地蓋成16層樓,你原來的土地有可能被稀釋掉一半(因為要付出建造成本等,從1/4變成2/16),建商卻可能拿到近一半(8/16)的土地與房屋,再轉而出售,這就是把地所有權稀釋掉的作法而建商多了市府容積獎勵的房子可以賣錢。 很多人民以為只要參加都更,就可以平白獲得新的居住環境,但其實是被稀釋了土地所有權,雖然建商有出營造成本,但一來營造成本都被浮誇較多,二來這些成本他們多是用貸款。在建商與房地產的驅力下,都更間接地把原本住在此地較貧窮的人趕離都市。


我反對這樣粗暴地把人驅離的方式,因為這也是任何人都可能面臨到的,而蔡總統所提出的社會住宅,也完全不處理房價問題,混居的困難、分配的公義性,這種圖利建商財團的惡性循環,我們不禁想問蔡總統的住宅政策是真正照顧建商財團還是底層弱勢。
http://udn.com/…/1660995-%E7%BE%8E%E6%B2%B3%E5%B8%8240%E5%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bnormal 的頭像
abnormal

人民老大運動--異人算障團

abnorm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